经典散文_精美散文_散文阅读-龙拳散文网

经典散文_精美散文_散文阅读-龙拳散文网

龙泉散文网拥有大量优秀散文作品,可在线阅读经典散文、爱情散文、写景散文、情感散文、伤感散文、哲理散文、精美散文、散文随笔及各类优秀佳作,龙拳散文网不定期更新推荐最新热门散文。

菜单导航
经典散文_精美散文_散文阅读-龙拳散文网 > 经典散文 > 正文

轻拾童年趣事,追想爱的关心

作者: 采集侠 更新时间: 2019年10月26日 15:27:25 游览量: 122

简述:

童年的往事,一直被匆忙的人生脚步封存在岁月中,任时光自由发酵酝酿。可一旦开启记忆的青花瓷瓶,醉人的芳香

 轻拾童年趣事,追想爱的关心

  童年的往事,一直被匆忙的人生脚步封存在岁月中,任时光自由发酵酝酿。可一旦开启记忆的青花瓷瓶,醉人的芳香,会由此弥漫心头,引领我跨越岁月的田埂,风扬掉表面的尘土,去捡拾散落在流年深处那一粒粒金灿的记忆稻谷,丰盈我的情怀。

  ------题记

  说起童年,眼前就闪现出奶奶的身影。因为,我的幼年和童年都是在奶奶精心照料和呵护下成长的,奶奶给予我慈母般宽厚的爱,无私而伟大。如今,只要看见穿阴丹士林斜襟布罩衫的老人,就会困在一种情绪里,不由自主地想念起奶奶,时间仿佛又回到从前。

  由于妈妈日夜忙于工作,未满周岁就把我托付给奶奶看护。因为体弱多病,小时候没让奶奶担惊受怕,少操心。直到七八岁,才远离针管和药罐,开始帮衬奶奶做一些家务活,替奶奶洗碗、割草、摘猪食、放鸡等。可因为调皮顽劣,总不让奶奶省心。

  特别是一日三餐,我是最不安静的。只要看到奶奶把菜饭端上桌,忙碌的父亲还没回家,厨房的交响曲我就敲响了。但我敲打的不是锅瓢,而是碗筷。由于到了吃饭的钟点,倘若在田间劳作的父亲还没回来,奶奶从不允许孩子们上桌先吃。否则,一些好吃的,全被我们这些小馋猫一扫而空。这样,辛苦劳动的父亲反而吃剩菜剩饭,这是很没规矩的表现,奶奶从不允许我们这些小辈如此没有家规。每当看到桌上饭菜飘香,又不能吃时,我总经不住美味的诱惑,会敲打手中的碗筷,制造一些噪音,来对奶奶所设的家规,以示抗议。可奶奶也不恼,任凭我怎样敲打,还是极力维护她那一套老祖宗传下的家风。现在忆起,仿佛那碗筷的交响曲还在耳边回荡。这些躁动的音符,听上去虽没有乐感,却有希望父亲赶快回家的美好期盼。这是记忆中,很温情的一副画面。画面里,有家的温馨,也有童年的快乐。

  在孙辈中,我是最不规矩老实的。虽说童年的我,做事已经很麻利。可奶奶说我像一条船,撑一下,才挪动一下,一点不勤快。本来,洗碗是女孩子最擅长做的家务活,可我也不乐意去做。只有每次在洗碗前,看见奶奶从口袋里摸出几根薯条奖赏我,这样洗碗时,才会特别卖力,洗得特别干净。假若薯条吃完,又没有其它零食犒劳我的情况下,我则会耍心眼偷懒,匆忙吃完饭后就溜出去和小伙伴们嬉戏。奶奶没牙,吃饭很慢,当她吃完后收拾好餐桌,叫我洗碗时,正在门口玩耍的我,会假装没听见,根本不搭理奶奶。当发现奶奶走出厨房呼唤我时,就慌慌张张躲起来。有几次由于躲避不及,被奶奶发觉,还听到奶奶在我身后的笑骂声。但奶奶并不会真生我的气,每当我在外面玩累了再回家时,奶奶早已把碗筷洗好,像什么事没发生一样,对我慈爱依旧。现在想想,童年的自己,确实不懂事。奶奶年事已高,为了我们这些孙辈,整天忙里忙外,可我只顾自己快活,根本不会去顾及和体恤奶奶一天比一天消瘦的身子骨。那时,虽说妈妈长期不在身边,可有奶奶的关心和照顾,我并不缺乏母爱的温暖。

  说起吃,十个小孩九个贪嘴,我也不例外。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,农村还相当贫穷,根本看不到苹果、香蕉、开心果之类的零食。常见到的是庄稼地里种的玉米,爆成的玉米花,以及自留地里种的红薯,切成片或丝煮熟晒干后,等到腊八,奶奶就把这些晒干的薯片和丝,放到洗干净并已在锅里炒得滚烫的细沙上,一起翻炒成金黄色,而这些香香脆脆的薯片和薯条,就是我们过年时,最美味的零食;像糖果、花生、米糕只有在正月里,客人来了才能在桌上看得见的稀罕物。但客人一走,这些稀罕物又会被奶奶收藏起来,等下次客人来了又拿出待客。可不管奶奶藏得多隐秘,我都能找到,并悄悄偷出一小部分来享用。记忆中,这种拙劣的做法,似乎从未被奶奶发现过。

  记得奶奶七十岁生日时,正逢牛年,按当地风俗,伯母给奶奶做了七头糯米粉蒸捏的牛糕,连同长寿面、红鸡蛋等其它点心,一起放在厅堂桌上供奉。供奉之后,奶奶就把这七头牛糕,用报纸包好,藏在米缸里。藏的时候,正好被我看见。于是,奶奶前脚刚跨出房门,我后脚就跟进了房间,打开米缸,拿出牛糕。虽然是用糯米粉捏的,牛的形象却很逼真,做得很精致。这么精美的东西,我还是第一次见识,以前从未尝过。所以,我经不住糯米清香的诱惑,小心翼翼地折下牛糕的一条尾巴来吃,味道果然香甜。但也不敢多吃,毕竟是奶奶生日用的供品,吃了非挨骂不可。但有些小聪明的我自认为,如果只吃一条牛尾巴,是不要紧的。奶奶即使发现少了一条尾巴,会以为是自己包的时候弄断的呢。这样一想,就心安理得地把牛糕放回原处,溜出了房间。晚饭后,玩倦了的我,正准备上床睡觉,看到米缸,又联想起白天吃的牛糕,那香甜的味道隐隐约约还在舌尖缭绕。贪吃的我,根本没有自制力,又偷偷打开米缸。这次,我扳下那条缺了尾巴的一条牛腿来吃。第二天,一上午都在担心昨晚偷吃牛腿的丑行败露。可到了下午,依然风平浪静。于是,我的胆子又大起来,看奶奶在厅堂陪客人聊天,我又悄悄潜进房间,在那条已缺了尾巴和腿的牛糕上,再扳下一条牛腿跑出去吃。如此这般进出三次,原本四条腿站立的壮牛,变成没有腿扒着的病牛。晚饭后,依旧无法忘记牛糕那松脆撩人的味道,仿佛嘴里有千万条馋虫在蠕动。我像着了魔似的,忍不住再次把黑手伸向米缸,胆大包天地斩下牛首来吃。吃后,我假装困了,赶紧对奶奶说要睡觉。可躺在床上,第一次因为自己犯了错,辗转反侧睡不着。惦记着那头被我吃了牛尾、牛腿、牛首的牛糕,现在只剩下一截牛身,若奶奶看见,肯定要挨骂,还不如全吃了,这样可以瞒天过海,奶奶反而不容易察觉;假如真的被奶奶发现,要责怪,老实承认错误就是。这样一想,趁奶奶还在厨房洗脸,我又翻身下床,蹑手蹑脚打开米缸,把牛身拿出来囫囵吞枣似的啃了,再把其它六头完整的牛糕,重新包好放回原处。似乎,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。之后,居然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lqsaj.com/jdsw/79.html

文章标题: 轻拾童年趣事,追想爱的关心

2019年10月26日 15:27:08  采集侠
2019年10月26日 15:27:25  采集侠
2019年10月26日 15:27:19  采集侠
2019年10月26日 15:27:14  采集侠
2019年10月26日 15:27:31  采集侠